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母親在庭院裡開出一塊地做菜園,菜園雖不大,但菜的種類卻不少。什麼茄子,黃瓜,西紅柿,芹菜,大蔥,韭菜等樣樣俱全。 母親管理菜園那真叫精細,可謂是行家裡手。她見草就拔,見蟲就捉,見干就澆,並定期施肥,堪稱“辛勤園丁”。哪些蔬菜也不辜負母親的苦心,常常是枝繁葉茂,收穫頗豐。其實父母親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了,飯量小,牙口又不好。享受不了這許多的蔬菜,大部分都是分給兒女和鄰居吃。母親分菜時總是樂滋滋的,收穫的喜悅溢於言表,似作出巨大貢獻般榮耀。 一次,母親要去小妹家住上一段日子,臨行時卻怎麼也放心不下她的小菜園。千叮嚀萬囑咐,要父親別忘了給菜園澆水。父親漫不經心地答應著,其實卻很少光顧菜園。早把母親的千叮萬囑當成了耳旁風。他有他的興致和樂趣——和幾個老頭兒湊在一起打牌、下棋、聊天。母親回來一看,不是黃瓜老了,扁豆枯了,就是大蔥白了葉,韭菜黃了梢。見此情景,母親鼻子都氣歪了,便大發雷霆。而父親呢,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神情:“老就老唄,反正也吃不了,有什麼大驚小怪的。” “吃不完就不會送給孩子和鄰居吃!”母親顯然火氣更大了。 為了使母親不再生氣,我插話說:“你二老坎坷一生不容易,到了這般年紀,就該隨心所欲享點清福了。想幹就干,想玩就玩,想吃就吃,想喝就喝,誰也別強制誰。二老和睦一生,在咱村是出了名的。若因此而鬧翻了臉,倒不如把菜園平了,硬化起來,倒也寬敞、清淨。” “別,別,還是種著好。”父親聽了我的話,忙不迭的說。 我大學畢業後,分到縣城一所職高做教師工作。平時課程較多,妻子在市裡上班,對家也就很少料理。一家團圓也只能等到雙休日或逢年過節。於是,母親就該三差五地來城裡為我們送菜。有時這種還沒有吃完,那樣就又送來了。那些因來不及吃而莖老葉黃的蔬菜,又被母親捎回去做了“處理”。母親一生辛苦操勞,眼睛又不太好,偌大年紀的人,再蹬個三輪車來來回回怎能讓人放心!於是,我跟母親說,要吃菜我們自己賣,況且你的兒媳婦及孫子又不常在家吃飯,那些菜就留著你換些零花錢吧!母親聽後卻崩著臉說:“掙幾個錢就不知道咋花了,過日子得一分一分的算,再說城裡種的菜也沒咱自己種的新鮮呀!”見我不再吱聲,母親又說:“我一個老婆子反正閒著也沒事,權當出來溜溜,活動活動筋骨。況且日子長了不見你們還怪想的慌呢。” 聽了母親的話,我的眼睛有點濕潤。一天,我對母親說,就別種那塊菜園了,你和父親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,省的想。母親搖搖頭,說:“搬到城裡多不方便,多不自由,我和你父親在家裡自由慣了。且不說你父親捨不得那幾個牌友,我還捨不得那塊菜園呢!趁我現在能動彈,再讓我為你們當幾年‘後勤部長'吧。等我那天種不了這菜了,那時我再搬過來也不晚。” 父母親至今還沒有搬來,父親仍然和幾個牌友下棋、打牌、聊天,母親仍在侍弄著她的小菜園。我再也沒有阻止母親來送菜。因為,在我心中,母親連同她的菜園,已經成了我心中的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