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今天是外公一週年的祭日。從網上找了篇曾經給我很多感動的文章。沒有了外公的路上,我也要好好的走下去……文章是作者寫過他的母親的,外公我還是選擇了這篇文字,也送給你。天堂好…… 夕陽老去,西風漸緊。 葉落了,秋就乘著落葉來了。秋來了,人就隨著秋瘦了,隨著秋愁了。 但金黃的落葉沒有哀愁,它懂得如何在秋風中安慰自己,它知道,自己的沉睡是為了新的醒來。 落葉有落葉的好處,可以不再陷入愛情的糾葛了;落葉有落葉的美,它是疲倦了的蝴蝶。我甚至能感覺到落下來的葉子們輕輕的叫喊。 那一刻,我的心微微一顫,彷彿眾多紛紛下落的葉子中的一枚。 我看到了故鄉,看到了老家門前那棵生生不息的老樹,看到了炊煙因為遊子的歸來而晃動。對於遠走他鄉的腳,對于飛上天空的翅膀,炊煙是永不能扯斷的繩子。就像路口的大樹,它的枝幹指著許多的路,而起點只有一個,終點也只有一個,每個離開村莊的人,都帶走了一片綠葉,卻留下一條根。 我看到了故鄉的山崖,看到石頭在山崖上,和花朵一起爭著綻放;看到羊在山崖上,和雲一起爭著飄蕩。 我看到了我的屋簷,冬天時結滿冰凌,夏天時蓄滿鳥鳴,一串紅辣椒常常被看作是窮日子裡的火種。守著屋簷上下翻飛的麻雀,總是那麼和諧地與莊戶人家好好地過著日子。時時刻刻纏繞著那顆在路上的心的,就是這個屋簷。 我看到了母親,為了不讓我們在冬天裡挨凍,她拾起一節節枯枝,猶如把那些破碎的日子一一點綴,然後,把溫暖交到我們手上。柴垛越碼越高,母親卻越來越矮。我看到母親那對乾癟的乳房,像兩隻殘缺不整的討飯的碗,卻為我們討來了一生的盛宴。母親在灶坑裡點燃的紅色的昏暗的火焰,成了那些夜裡我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,唯一可以握住的暖暖的手。 葉落歸根,是我老了嗎?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去爭取財富,卻很少有時間享受;我們有越來越大的房子,但卻越來越少地住在家裡;到月球然後回來,卻發現到樓下鄰居家都很困難;征服了外面的世界,對自己的內心世界卻一無所知。 遠行的人,是什麼聲音使你隱姓埋名?是什麼風將你吹往他鄉?秋天就是這樣,把葉子紛紛抖落,把人的思念紛紛掛上枝頭。是該回去了,去看看那棵生下我、讓我因成長而綠又讓我因成熟而黃的大樹,還有落葉裡沉睡著的母親。母親,我匆匆的腳步就是你密密縫合的針腳。母親,背著破爛行李的我要歸來,找到了天堂的我也要歸來。 一層層落葉鋪在回家的路上,我要踩著溫暖的地毯去看望母親。母親也像這落葉,從燦爛的枝頭緩緩地落下來,只是,她沒有再醒來。 這個世界,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,能帶走人的不是道路。歲月無法伸出一隻手,替你抓住過往的雲。如果一切還能重新拾撿回來,母親,我要去拾取你的笑容、腳步和風,用你的愛做燈油,用你的善良做捻兒,我要點燃它,放到心裡,一輩子不忘回家的路。 天冷了,樹的葉子落下來,樹離我很近。我似乎聽見了它們在緩緩凝固。 天冷了,它們一排一排地站著,心中堅守著的秘密一陣陣地疼痛起來。但葉子落下來,掩蓋了一切。 母親去了,心靈沒有了依靠,一下子就有了那種到處漏風的感覺。可是大風一直在刮,把故鄉周圍的塵土刮了個乾淨。我小小的故鄉正在被秋天所包裹。 母親的墳上有一棵樹,那是我寫給母親的詩。每到秋天,葉子紛紛落下,把母親的墳頭遮蓋得嚴嚴實實。那些在風中微微呻吟著的落葉,遠遠望去,像一群疲倦了的蝴蝶,靜靜地收攏著它們一生的美麗瞬間:一朵紅暈,一個誓言,或者是簡單的一聲歎息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很多佛學提到,人生命中的劫,冥冥之中自有安排。 我不知道我將被引向怎樣的未來,不知道老天給我安排了怎樣的故事,怎樣的結局。只是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,總有個人是你生命中的劫。 他在你最離不開他的時候離開,在你好不容易喘口氣的時候溫柔地出現,一句淡淡的,想見你,你就無法思考,無法顧及什麼,飛奔到他的身邊。死去的心臟只因這一句話,重新又呼吸到了氧氣,復甦。 當你以為也許這一切將會不一樣,當你忐忑著期盼著他說什麼的時候,他卻只淡淡地回過頭繼續走他的路,他並沒有給出任何交代,甚至連暗示都不曾留下。你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,不知道是該向他走去,還是回過身,走回曾經沒有他的生活裡;你不知道你該期盼他的下一次降臨,還是決然地下狠心不再見面;你不知道你該和他說一聲,Hi,還是保持著沉默,擦身而過。 你還在等他嗎?在等他什麼?等他說在一起?等他說一起走下去嗎?有些人可以在年輕的時候分開,幾年後懂事了以後再在一起,那時候,他們懂得了什麼是愛,他們會彼此珍惜。而有些人,終將因為彼此間無法跨過的傷害而成為一輩子的陌路人,再不相見。 多少個夢裡,有最溫暖的擁抱,有最真摯的諾言,終在醒來後化成虛無的泡沫。 突然想放棄了,真的想放棄了,感情的囚籠,是自己給自己的。 我渴望相知、相愛,卻不想永遠被囚禁於無望的牢籠,每天唯一的期盼是從窗口透進的一抹陽光。 自由的天空是自由的,依然有寂寞、孤獨的雲彩寥落在天際,還是展開翅膀撲騰吧,上天賜予的羽毛,即使傾灑,也應該是璀璨的藍天。